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用户中心
© 2005-2019 有句话我总挂嘴边我觉得所有的快乐时光在小学毕业那一刻便结束了。但我只和父亲说过,似乎也只能和他说。父亲在我的人生中充当着重要角色一个趋近于万能的亲切形象。他不是一个单一的象征,换言之他对我不只有一个意义,不仅仅具备一个父亲的形象和他应有的功能。正因为有他我才可以自由地说骄傲地笑放肆地叫。初三上半学期因为上课无法集中注意力,搞得我很是恼火。一狠心便在左手手背上用蓝笔写了明静二字。父亲看到了笑着问你手上是什么,一个女孩的名字我很尴尬地做了解释。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玩笑只是他一下子问出来没反应过来罢了。一想到父亲的玩笑在我身上存在一定可能性,便觉得有些羞耻了。关于我的自怨自艾其实性质极简,但原因却是复杂的,而我总把简单的部分拿出来将其定义为快乐童年后的天昏地暗。如今我已在世上走了十五个年头。此刻作为高一新生的我,也终于开始适应这个世界了并对未来有所憧憬。当然大前提是对于现状,自我感觉还算良好。归根结底是自己长大了。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